赋定乾坤 第二十八话 再见冒险者

2019-09-16 16:25:49 来源: 安阳信息港

赋定乾坤 第二十八话 再见冒险者

“剑宗?什么东西?”量天尺説道。

“这都不知道?”风劲遒一脸无语。

“不知道。”量天尺却是理所当然。

“剑宗是现在铁犁帝国中强大的宗派,传承悠久,底蕴雄厚,如果本少加入剑宗,以本少的绝世之资,定能让剑宗倾宗培养,到时候灵丹灵药数之不尽,修炼自然也会事半功倍,也不会再饿着我可怜的xiǎo兔兔了。”

“哦,估计也是近几百年出现的xiǎo势力,我虽然已经醒了很久,但我的尺灵很少出游,而且游也游不很远,所以不知道剑宗也很正常,不过我觉得你想到剑宗去接收人家的好处,这其中的难度有diǎn大呀。”

“为什么?”

“据我看来,你的武者修为很一般,修炼速度又超慢;精神虽然天生强盛了一diǎn,但还没真正的找到修炼之法,这几个月虽然在外界的刺激下有了一diǎn增长,但离成为魔师还差着十万八千里;赋漩又被碎,在旁人眼里你就是个废人。所以别人肯不肯收留你还是一回事,更别説什么倾宗培养的鬼话了。”

“好吧,看来不把我打击到自杀你是不甘心了。不过本少很看得开,收我他幸,不收他命,管他收还是不收,我且去试试再説。”

“那就祝你好运吧,xiǎo子,我老人家继续去睡觉了

。为了你这几个月我老人家很累,我先睡个一月半月的,这段时间就靠你自己了。”

“靠,不是吧?”

“就是,啊沁,累死我了。”不一时,从量天尺中竟然还传出了呼噜声。

风劲遒不禁一脸无语,量天尺有时候是不靠谱,动不动沉睡个几天半月的,不过有这么个门板当武器,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当盾牌,倒也让他好几次逃过魔兽的追杀,否则他早被那些魔兽轰死了好几次了。

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风劲遒也没有再继续修炼,修炼之道一样讲究有张有弛,劳逸结合,一味的努力修炼并不一定能取得的效果。

风劲遒依靠着一颗大树伸直了双腿坐下,量天尺仍然被他背在背后,这保命的伙伴,三个月来就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上。

精神力散开在三十丈方圆,在这个范围内只要有任何魔兽接近,他都能感觉得出,而这个距离也足够他做出任何应对。

经过三个月的生死搏杀,他的精神力也增长了不少,现在他已经隐隐的能感知到一些自然之力,只是还无法应用,只能隐约的感觉到而已。

闭上眼睛,风劲遒一边放松着自己的心神,使自己的身体和精神进入轻度的假寐状态恢复着疲劳,而大脑却并没有停止运转。在半睡半醒之间,他把自己以前跟随华四所学到的东西和这三个月来自己在生死边缘领悟到的东西又仔细的回想了一遍,心中开始渐渐的出现了一丝明悟,但又没有具体的内容,似乎自己的某种境界快要提升,但到底是哪种境界他一时又琢磨不透。

迷迷糊糊之中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时间,他突然感觉到十几股并不十分强大的能量团闯入了自己的精神力笼罩范围。

风劲遒很快睁开了眼睛,见天已大亮,篝火已经熄灭,刚翻身站起,一个猥琐的声音就传入了他的耳中:“老大,前面好像有篝火燃烧过的味道,难道是别的冒险xiǎo队在前面休息吗?”

“xiǎo李子你确定吗?前面真的有篝火燃烧过的味道?”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

“老大,我xiǎo李子虽然本事不高,但我怎么説也是一个觉醒者,我的天赋‘闻香鼻’可是在恶狼之森这一带有名的灵,不会闻错的。”

“就怕你这‘闻香鼻’的本事都用在闻王大花身上的香水味了,别的味道闻不出了。”一个讥讽的声音响起。

“牛大,你……你怎么能够如此侮辱……我心中的女神?”xiǎo李子愤怒的叫道。

“你的本事确实不怎么高,上次你上王大花的床听説不到三分钟就下来了,效率倒是蛮快。”牛大那讥讽的声音又响起。

“你……”xiǎo李子似乎气怒已极,竟然一时説不出反驳的话来。

“够了,牛大,xiǎo李子,别把你们在镇子上的那diǎn破事搬到这里来,这里可是恶狼之森的中部,都给老子上diǎn心,老子可不想把你们丢在这里喂魔兽。牛大,你要是再挖苦xiǎo李子一句,下次就别想跟着老子进山了。”那厚重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果然,牛大和xiǎo李子在听了那厚重声音的训斥之后就没有人敢再説话了。

风劲遒听那厚重的声音有diǎn耳熟,往前走了两步俯首向下看去,只见离xiǎo山包约莫二十丈左右的地方正站着十几个人,看那打扮就是一支标准的冒险者xiǎo队。在前方立着两个人,左边一个是个长相猥琐,尖嘴猴腮的二十三四岁的xiǎo伙子,想必就是那xiǎo李子了;右边一个竟然是风劲遒“认识”的熟人,正是他和华四次进林七镇咨询事情时见过的那刀疤大汉。

跟在他们身后的有十二个人,有当时见过的红脸大汉,还有一个竟然是一直负责帮冒险者xiǎo队拉人的那个“皮条客”——伍俊。

看见刀疤大汉和伍俊,风劲遒心中莫名的一阵激动,这还是三个月来他在恶狼之森次看见冒险者。

三个月来的与魔兽为伍,让他对原来过惯了的人类繁华的世界充满了向往,如果不是急着提升等级,或许他早就出去了。忍耐了三个月的寂寞,只能偶尔与不玩失踪的量天尺尺灵扯扯皮,他早已有diǎn忍受不住。

那刀疤大汉看了xiǎo李子一眼,説道:“你确定就在那山包上吗?”

“八/九不离十。”

“不对啊,如果是别的冒险者xiǎo队的话总应该有一些踪迹露出,可如今这个xiǎoxiǎo的山包周围没有任何人类经过的痕迹,不太可能是冒险者xiǎo队啊。”刀疤大汉説道。

“会不会是……”xiǎo李子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边説着竟然一边惊恐的往后退了几步。

“不可能吧,这都三个多月了,那疯子不可能还在这里吧?不是听説有人看见他离开了吗?”刀疤大汉也是一脸的惊色。

“不知道啊,也许又回来了。”xiǎo李子一边随口应答,一边已经退到了那刀疤大汉身后,躲了起来。

刀疤大汉毕竟是这支冒险者xiǎo队的首领,平生不知道经过多少生死,自然不像xiǎo李子那样胆xiǎo怯懦,他一惊之后,先是对着后方打了个手势,后面的冒险队成员立刻紧张戒备起来。

看后面的队员已经结成了阵形,那刀疤大汉上前一步,对着风劲遒的方向喊道:“俺们是蓝鹰冒险队,俺叫刘大尖,不知上面是哪个冒险队的朋友,可能出来一见?”

“在下风劲遒,随师父一起闯荡江湖,初来贵宝地,人生地不熟,希望诸位能多多照顾。”刀疤大汉话音刚落,在那山包之上竟然响起了一句江湖切口。

“咦,怎么这么熟悉……原来是风xiǎo兄弟。”刀疤听了风劲遒的话后,愣了一下,紧接着想起了三个多月前酒馆里的事情,惊声道。

他之所以能记得风劲遒,实在是因为那天风劲遒的出场方式确实特别了diǎn,而且随后就听説他们两师徒跟着“山蟒”进山,没有一个人再走出恶狼之森。

这事情在林七镇上曾被传得沸沸扬扬,因此刘大尖一听风劲遒的话,立刻想起了那些事,只是他实在无法明白,怎么风劲遒竟然还活着。

风劲遒却是一声长笑説道:“刘大叔别来可好?”説着,一纵身就从那山包上落在了蓝鹰冒险队前面。

“呵呵,没想到你还记得俺。”刘大尖来到风劲遒面前,看着风劲遒那蓬头垢面的样子,却没有任何看不起的意思,在冒险者的生涯里,生死见惯,别説什么蓬头垢面,就算是当面吃魔兽的粪便那都是常有的事,只要能活着,那就是本事。

刘大尖郑重抱拳对风劲遒説道,“没想到山蟒xiǎo队全队被灭,没有一个人活着回去,全部消失在了这恶狼之森,而你竟然能不死,看来以前我们都xiǎo瞧了风兄弟啊?你师傅呢?”

风劲遒听刘大尖问起华四,眼睛不由一红,説道:“老师为了让我逃生,只身引开那恶人,从此再没出现,想必已是凶多吉少。山蟒xiǎo队的人全部死了,我也差diǎn丧身在那恶人之手,幸亏我老师引开了他,否则我也难逃毒手。”

刘大尖只以为风劲遒口里的恶人是铁狂屠,一边叹息一边为风劲遒庆幸。风劲遒也没打算把真实情况告知于他,毕竟他和这些冒险者并不熟悉,而且这牵扯到自己身上的许多秘密,遂也随口含混过去。

蓝鹰冒险xiǎo队的其他成员一看从那山包之上跳下的竟然是个野人样的年轻人,而且似乎和他们老大认识,也都放下了防备走了过来。

刘大尖把风劲遒引荐给了他们队里的成员,大家都是一阵唏嘘。尤其是那伍俊更是和风劲遒套着近乎,那眼神里竟然露出了崇拜的光芒。

这些冒险xiǎo队的成员虽然天天过的都是刀口上舔血的生活,但大部分人都豪迈善良,虽然也做一些打劫其他冒险xiǎo队的勾当,但对于遭遇到强大魔兽而落单的冒险者都会抱着一颗宽容同情之心。特别是那些遭遇到灭队的打击而又能独自逃生的人,几乎是每个冒险者xiǎo队都想招揽的对象,因为这样的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生存方法,在冒险生涯中随时都可能会因此而拯救了全队人员的性命。

风劲遒感受着那些冒险者的热情目光,心中也是一阵暖意。

一直在这里和魔兽打交道,生死边缘不知道走了多少次,现在终于能和自己的同类在一起説説话,吹吹牛,还真是一种爽快啊!

风劲遒一直和蓝鹰冒险xiǎo队呆了三天,帮“蓝鹰”猎杀了几只二阶中级的魔兽。

这“蓝鹰”的整体素质和“山蟒”差了不少,他们碰到二阶中级魔兽十几个人全体都上,想要杀死也有diǎn勉强,如果不是风劲遒几次出手相助,恐怕在这三天中他们就会出现死伤。

刘大尖几次邀请风劲遒加入“蓝鹰”,都被风劲遒婉言谢绝,刘大尖无奈,只能尽力在生活上照顾风劲遒。

但风劲遒却已经在打着离开“蓝鹰”的主意了。

手足麻木与经络关系
风湿骨痛的中草药有哪些
樟冰油效果好吗
关节炎会引起手足麻木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