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有男人的单亲家庭

2018-10-26 13:50:36

有男人的单亲家庭

我办公室里有两位警嫂,其中一位粗犷豪爽,大家都戏谑地称她“土匪婆子”。这个时候,她就抡起拳头跟人家急,大叫着说:“没有警察保护你们的生命财产安全,你能一夜睡到大天亮?”另一位就娴静得多,也没人拿“土匪婆子”调侃她。按说这是两个性情迥异的女人,她们却相交得特别融洽,不知道是不是应了那句“互补型”的原理?

两个女人很奇怪,每天早上一进办公室,就互相寻问:“今天是单亲家庭吗?”如果不是,各自相安无事。如果是,两个人就开始分配当天的任务,豪爽的中午去接孩子放学,娴静的下班直奔家里做饭。遇到有工作上的任务,她们立即像陀螺一样旋转起来,分秒必争地要在下班前完成。有时候荣幸地和她们一起工作,不要想着偷懒,要不然豪爽的就威胁说:“耽误了时间,你自己加班去干啊,我不会陪你耗工时,我们不回家孩子就没地方去了。”娴静的不说自威,埋头做手里的事情,看着也知道是在挤时间呢。

这两个女人,每当家里的男人办案不在家,就自动组合成一个家庭,一个继续做主妇,一个担起男人的角色,把个没有男人在家的日子过得有声有色的。

有一年大年初二,我们这里的风俗是一家三口欢欢喜喜地回娘家拜年,那天正轮到我和豪爽的土匪婆子值班,突然接到她的,说是来不了了。据说是半夜有来,某地发现了一具女尸,她的警察老公被叫到案发现场做痕检去了,孩子太小,离不开人,让我想想办法。值班一般情况下也没什么事情,我到办公室还没落座,她又来了。我奇怪呢,她说,娴静的知道了,把她的孩子一起带回娘家了。

我当时就觉得做警察的妻子,挺不容易的。虽然社会上对执法部门的一些工作人员有这样那样的误解,但我相信作为基层、普通的公务员,他们其实和我们一样敬业。我曾经看到一篇报道,说是一位临时有任务的警察,不能陪大肚子的妻子去医院,临走前对他的妻子说:“我给你一个拥抱吧,有了我的这个拥抱,你会得到别人的帮助。”妻子将信将疑。在公交车上,有人主动为她让座;在医院里,有人主动让她排在自己的前面。原来这个警察拥抱妻子的时候,在她的后背贴了一张字条:“我是一个警察,有任务走不开,希望你帮助我的妻子。”

每每想起这个情节,我的双眼就饱含热泪。一个普通的警察,在任务面前是不能选择的;一个捍卫人民利益的卫士,在人民安危的时刻是不能退缩的。前天看到一条消息,说是一名叫王涛的人民警察在驾车追踪六名持刀抢劫的犯罪嫌疑人时,与对面急驰而来的大货车相撞,英勇牺牲,许多友自发吊唁这位普通的公安民警,一时间泪洒人寰。警察年轻的妻子也抱着遗体痛哭,年幼的孩子竟然天真地说:“爸爸,你还懒睡不起来?再让妈妈和奶奶不高兴,我就不喜欢你了。”

警察给我的感动远不止这些。记得女儿读幼稚园的时候,有天我去接她,正好遇到一位匆匆赶来的警察家长。他还没站稳,就听教室里整整齐齐地叫道:“警察叔叔好———”稚嫩的声音拖得又长又响亮。我身边的警察也怔了一下,但他立即很正规地敬了个礼,亲切地说:“小朋友好。”我到那个时候为止,也参加了大大小小不少的仪式,可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仪式立即把我震撼了。这个时候,一定有强大的力量撞击着他的身心,我看见警察可爱的儿子,骄傲自豪地走到了同样自豪的爸爸的身边,背后是一片羡慕的眼光。

我从此都没再戏谑地称呼我的同事“土匪婆子”。面对这些有男人的单亲家庭,我感到了自己心灵上的单薄与轻飘。如果没有他们的付出震慑了犯罪分子,我们那能安安稳稳地度过一个又一个宁静祥和的长夜?

憎水岩棉板厂家
重庆中心
马甲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