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手机卡须持身份证手机实名制难在何处

2019-05-14 22:55:39 来源: 安阳信息港

“购买卡,必须持身份证才能办理。”9月1日,用户实名登记制度正式实施,这意味着,今后购买预付费卡的用户,必须向运营商提供真实的身份证件,实名登记;此前的预付费客户则要补充登记有关个人身份信息。

实名制酝酿已久,一直备受关注、饱受争议。赞成者期望通过对用户的有效身份进行登记,防范打击垃圾短信、欺骗;反对者则质疑这一制度“技术上不可行、经济上不合理,风险和本钱大于收益”。实名制愿望良好,真正推行起来却顶着“三座大山”,负重前行。

垃圾短信、诈骗:打击有多难?

“明天就不让卖号了!现在只卖联通的号,你要买得填个表,还得拿身份证和复印件才行。”8月31日,来到北京的一家报刊亭询问怎么买号,摊主这样答道。

了解到,9月1日起,北京市的报刊亭暂缓销售移动和电信号卡,购买联通号卡则需进行实名制登记。一家报刊亭的摊主向出示了一份中国联通入登记单,购买号卡的消费者需填写的内容包括姓名、使用证件、证件号码、地址、等,还需出示有效身份证件原件和复印件。

而三大运营商的营业厅也早已开始购号的实名登记,1日从中国移动西单、金融街等几个营业厅了解到,当日前来办理业务的顾客数量没有明显变化。相关营业厅有关人士表示,实名制在营业厅业务这个环节实际上一直在实行,这次变化主要体现在售后服务的环节;而针对老客户会通过短信和络平台进行实名登记。

实名制已进入实质性实行阶段,而这1制度的实行,究竟能否到达保护用户隐私、减少垃圾信息和欺骗的初衷?

“就算要出示身份证和复印件,真假也很难看出来。”北京一家报刊亭的摊主对说。他回忆说,自己曾不经意看到一名顾客的钱包中有多个身份证,几张身份证的照片相同,其他信息却都不一样,“那些假身份证我根本看不出来。”

这还仅是简单的造假手段。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周汉华教授对新华社说:“实名制或许能对部分人起到一定的束缚作用,但对具有高技术的犯罪分子而言,却功效甚微。”

周汉华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例,向说明欺骗技术的“层见叠出、防不胜防”:周汉华的很多朋友曾收到同一条诈骗短信,发信人显示是周汉华的号码,而他本人却对此绝不知情。“技术发展要比管制者想象的快得多,实名制所设的‘障碍’极易被不法分子绕过去,而对大量不会违法的百姓而言,却增加了守法的负担。”

欲望美好、道路曲折:执行起来有多难?

早在2005年和2006年,我国就曾在部份地区进行实名制试点,但履行起来困难重重。用户如何积极自愿登记、运营商的运营和管理成本增加、社会渠道监管不力、配套措施不完善等等问题,都是考验这一制度的现实难题。

周汉华认为,实行实名制的风险和成本要大于得到的收益,执行这1制度在“经济上不合理”。周汉华说,实名制的管理成本和难度太大,将增加更多管理任务和负担。“实名制实行后,电信公司、用户、中间商和管理制度的成本都将提高。”

易观国际电信分析师王留生对新华社说,实名制的出台或可有效规范市场秩序,但在履行中面临两方面难题。首先,用户的范围很大,存量和增量用户都是如此,实施实名制将给运营商带来很大工作量;其次,由于销售的社会渠道比较复杂,运营商在监管和规范方面就面临更大压力。

“实行实名制欲望是美好的,但道路是曲折的。”国内知名电信专家、全球知名咨询公司Frost&Sullivan首席咨询顾问王煜全对新华社说,相干部门实施实名制的初衷是好的,但执行起来难度很大。主要困难在于如何清算G在此之前已放出去的6亿-7亿张卡。“国外实行实名制没有这么多困难,由于它一开始就实行了实名制,而我们是从半路改起的。”

另外,在执行中是否会出现新漏洞,也是王煜全担心的问题。“在国内,有的政策执行一年半年后,往往就会出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情况。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这次实名制实施后,肯定会发生很多新的情况或漏洞,政府是否针对这些可能发生的问题预先留有防范手段?从以往经验看,我们常常没有,只能到时候再商量。实行这一新规定,必须要多年的坚持才能做到,绝不会一蹴而就。”王煜全说。

谁偷走了我的秘密:隐私保护有多难?

日常生活中的“信骚扰”令公众不胜其烦,2009年的“3·15晚会”曝光个人信息被电信运营商非法买卖的黑幕,更使消费者对于滥用个人信息、侵犯个人隐私高度敏感。由此,实名制的实行会不会泄露个人隐私,也成为让人关心和担忧的问题。

“实名制潜藏着巨大的个人信息泄漏的风险。”周汉华对说,目前利用欺诈的情况较多,但用实名制去解决这些问题无异于“抱薪救火”。“我国缺乏对个人隐私和信息的保护,这乃至已成为行业的潜规则,大量的个人信息被滥用。目前月付费客户主要的销售渠道是街头报亭,更加缺少对客户信息的保护,管理较为松散,很难保证个人信息链不被污染。”

周汉华还指出,和身份证号码是未来人们重要的两个号码。进入3G时代后,既是通讯工具,也是支付工具和身份的代表。一旦和身份证号码绑定,将敏感的信息交给街头商贩,在管理链条长、执法又不严的情况下,和身份证号码一旦泄露,后果不堪设想。“目前国际上关心和热门的问题不是络讹诈,而是身份盗用和数据泄漏。”周汉华强调,不能为数据泄漏打开方便之门。

对此,王煜全对新华社说,从国外看,欧美、日韩等基本实行了实名制。日韩的实名制普及率到达97%,却不担心隐私因此泄漏的问题。

王煜全介绍说,西方国家对隐私权非常看重,保护也非常得力。如果侵犯隐私,影响巨大,赔付将非常高。但中国如果实施实名制,侵犯隐私的情况很容易产生。在国内目前的法律环境下,侵犯隐私基本没有或处罚很轻,使得侵犯隐私的本钱非常低。

“总体而言,实行实名制方向上肯定是对的,但目前确实存在一定困难。”王煜全说,因为它涉及政策、公民权利保护等多个方面,要使这一办法真正产生效果,必须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另外,能否有单位和专门的人员来负责,也是这个新规定能否起作用的重要保证。 (新华社舒静、周文林)

经期延长的疾病
痛经怎么调理的食谱
月经颜色淡怎么调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