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神作,还是天坑?

2018-12-08 00:05:34
神作,还是天坑? (本文刊于《全球商业经典》 11月) 趁着国内电影火爆的大气候,梁旋和他的彼岸天公司开始填补他们在九年前就埋下的“天坑”——动画电影《大鱼 海棠》。 “我愿意扮演《麦田里的守望者》里那个守望者的角色,阻止我们的下一代们往悬崖下跳,不是只去追求物质和金钱。”在北京后现代城附近一家喧闹的咖啡厅里,梁旋带着一脸学生气,认真地解释着他正在筹拍的动画电影《大鱼 海棠》的主旨,“这将是一部带给少年们爱与信仰的电影”。 梁旋是北京彼岸天公司CEO和联合创始人,他和他的搭档张春正在带领着彼岸天公司员工投入一部名为《大鱼.海棠》的动画电影制作。这是一部毫不掩饰其宏大野心的国产动漫电影,从目前发布的十分钟创意样片来看,影迷们认为它极具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作品的神韵,而其中的客家土楼等场景设置又充满了中国传统风格。 专业电影网站时光网曾经误传它即将于2012年12月29日上映,网站上的期待分数达到了创记录的9.5分;在文艺青年聚集的豆瓣电影里,这部计划于2015年11月11日上映的电影已经拥有两百多条评论,在更加草根的百度贴吧里,“大鱼.海棠吧”长期位列国产电影话题人气排名的前三甲,锤子手机创始人罗永浩称他们的公司为刚刚退休的宫崎骏在中国的精神传人,梁旋也自信他们的动画制作水准在国内堪称翘楚。 也许你觉得不需要付出真实成本的关注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毕竟,中国网友关注热点的半衰期一般以周而计,彼岸天还有一笔真金白银的融资记录:在45天里,3596名网友在众筹网站点名时间上为《大鱼 海棠》筹集了158.256万元,其中有两位各自付出了50万元,这也是迄今为止国内获得的一笔众筹融资项目。 觉醒 跟很多已经有作品的动画创作者不一样,1982年出生的梁旋和他的彼岸天公司还没有过制作长片的经验,因此对他们投以怀疑眼光的人也不少,不少业内人士质疑彼岸天的商业运作能力,甚至用“个人梦想绑架观众”来形容梁旋为《大鱼 海棠》筹资的行为,在知乎等各种社区上,也充满了网友关于《大鱼 海棠》能否成功完成的争议。 梁旋心里也很清楚,从一部十分钟的样片到一部能够登上大银幕的电影,其间的距离远不只是将片子长度拉长十几倍那么简单。所以虽然多次受邀回复,但他始终觉得在网上回答网友的疑问并没有意义,关键在于行动和结果。 这间咖啡厅不大,在梁旋身边有一大桌子人不时发出一阵阵哄堂大笑,他不得不时不时地提高他的声音分贝,当房间偶尔安静下来时,梁旋的声音便在整个咖啡厅里回响:“我个人不追求物质世界的任何成功,我会把这件事当成为了更广泛人群做的事情。”那一大桌子人中间有人向我们投来奇怪的眼光,梁旋浑然不觉地继续说着:“这个时代缺的不是小米手机,而是人心里的东西”。 这也是梁旋从一个学习热能工程的工科学生转型为动画制作人的原因。“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数处于半觉醒状态,既不能彻底随波逐流,也没法完全自主选择。我以前也跟着大家一起争着进的学校,读书,但是才发现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如果足够幸运的话,那么你会在觉醒之后发现自己真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对于梁旋来说,这个觉醒发生在大学。 2000年,梁旋考入了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按照清华学生的出路概率,他接下来有70%的可能出国,20%的可能继续读研,不到10%的可能开始工作。但很快梁旋就发现自己对所学的热能工程专业完全没有兴趣,满分100的微积分他只得到了3分,倒是拿了两次星际争霸比赛的,如果不是系里一位老师的苦心挽留,可能他大一时就退学了。 终于在大三的时候,梁旋选择以不参加所有期末考试的方式从清华大学退学。他告诉朋友们,“由于提高热力蒸汽机1%的效率并不能改变世界,所以我决定退学跟Breath一起创办一家动画电影公司,做我们心目中真正美好的电影”。 从外形上看,梁旋现在的样子跟上大学时应该没什么两样。在新浪微博上刚刚晒出的几张照片里,他剃着平头,赤着上身,斜跨在一辆自行车上,含脂率低于10%的身体在同龄人中间显得少有的精壮。当年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的同学大都选择了进入了对口的能源行业,从事动画行业的只有他一个。 梁旋所说的Breath是他的好朋友张春,张春显然更早明白自己喜欢做什么,他读大学时选择的是后来被并入清华大学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退学后梁旋跟张春合租了一间房,梁旋打算试试写小说,不过不想再拿家人钱的他,首先要解决吃饭和付房租的问题。 这时他碰巧看到了搜狐和nvidia显卡联合举办的一个短动画大奖赛,此时离比赛截止只有10天时间了,而只有特等奖才有奖金和奖品。梁旋写出了一个小剧本:一个色盲的女孩在进入一个奇异的世界后看到了五彩的颜色,张春用剩下的十天时间没日没夜地制作了一个7分钟的动画短片,结果这个名为《女孩的日记》的动画短片真的获得了特等奖。除了5900元奖金,他们俩还把奖品nvidia显卡以2900元卖给了一个住在地下室的穷发烧友,两个人的首次合作一共换来了8800元奖金。 那时北京的房租还远远没有今天这么令人感觉高不可攀,这笔收入对于两个刚刚走出学校的大学生来说,已经足够丰厚。从此,他们俩成为了参加各种短片大奖赛的专业户,光在2004年这对搭档就参加了十多个比赛,几乎每个比赛都拿了,光靠奖金已经能够在北京生存下来。 大鱼的世界 也就是在这一年,《大鱼 海棠》的故事雏形在梁旋的脑子里诞生,它起源于梁旋的两个梦。一个梦是一条鱼不断变大,大到没有地方能容得下它;另一个梦是他梦见自己浑身赤裸,身处一个巨大的海沟,和一群古老的鱼在一起往前游。 这两个梦给梁旋带来的体验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由此建立起一个类似于神话的世界观:在与人类世界平行的空间里,生活着一个为神工作的族群,他们掌管着人类世界万物运行规律,但既不是人也不是神,他们讨厌人类,认为人类是低等、不守规矩的生物,因此严格要求每一个成员都绝不能与人类产生纠葛。他们的天空与人类世界的大海相连,所有活着的人类,都是海里一条巨大的鱼,出生的时候他们从海的此岸出发,他们的生命就像横越大海,有时相遇,有时分开。 在拿了几十个比赛后,梁旋和张春发现再做短片已经无法满足自己,而如果需要制作篇幅和意图更宏大的作品,那么就需要建立一个团队,通过商业运作来养活自己,从而更加稳定地创作。2005年3月,梁旋和张春成立了彼岸天公司,从一开始,他们的目标就是制作中国的动画电影。 但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从作品到人才都几乎已经断流的行业。“中国已经30年没有让我们满意的动画电影了”,这句话梁旋经常挂在嘴边,而中国的动画人才在2000年也之前几乎是空白。为了养活自己,他们选择从容易获得收入的商业广告制作开始起步。靠着客户口碑和一些4A广告公司的外单,不久之后这家小公司已经能够活下来。 随后彼岸天又推出了动画人物形象Bobo和Toto,在梁旋眼里,动画形象就是不会死也不需要休息的演员,当达到一定认知度后,授权业务就能养活公司。而Bobo和Toto就是为了适合衍生产品授权而设计的动画形象,直到现在这两个动画形象还拥有大约有20个授权商,每年创造上百万收入。 2007年,彼岸天接触上海文化广播电视集团,对方起初承诺投资《大鱼 海棠》,经验不足的彼岸天当即便签了一个排他性的合作协议,一心等着文广投资。但上海文广表示愿意拿出300万拍短片,而不是成本十倍于此的电影,梁旋拒绝了:“300万?我们自己都能拿出来”。也难怪上海文广如此谨慎,在2009年的《喜羊羊和灰太狼之牛气冲天》上映之前,几乎没有国产动画电影可以赚钱,动漫行业漫长的商业链条让不少先行者都成为了先烈。 2008年,彼岸天自己出资将《大鱼 海棠》制作成为了一段大约十分钟的样片,这段样品只有两个主角。虽然此前也获过一两百个奖,但这部融合了不少中国元素的动画短片所获得奖项的分量和关注度还是远远超出彼岸天其他作品,其中隐隐透露的庞大世界观架设和成熟的美术风格让不少网友惊呼中国动画的“神作”。 横亘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的鸿沟还是资金。2010年彼岸天进入了社交游戏领域,但这个追逐热点的经营举动却让他们遭遇亏损,他们进入这个领域的时间正好是Zynga这样的公司如日中天的时候,而激烈的竞争和消费者来得快去得也快的热情让这个行业迅速降温,为了收缩成本,梁旋把公司从位处CBD的建外SOHO搬到了东四环的后现代城,并且重新将眼光投回到动画电影《大鱼.海棠》上。2013年6月4日,梁旋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封给投资人的公开信,恳请网友为《大鱼 海棠》的中期制作筹集资金,众筹网站“点名时间”此时也邀请彼岸天发起他们的一个众筹项目。 此时的电影环境已经今非昔比,国产电影票房连续多年的高速增长让动画电影也越来越多能分得一杯羹。2012年,全国影院一共上映了20部国产动画电影,总票房在4亿元左右。而2013年上半年的国产动画电影总票房已经超过2012年全年的总和,《巴啦啦小魔仙》、《洛克王国2》和《赛尔号大电影3》这些不为人知的动画片票房都能够过亿,跟喜羊羊系列一样,这些电影大都先通过电视渠道来积累少年儿童观众群,然后再通过电影来实现变现。 不可能选择走从电视到电影之路的梁旋也有自己的底气所在——因为四年前的那部样片而对《大鱼 海棠》这个故事念念不忘的粉丝们,当年将《大鱼 海棠》视为神作的他们现在把这部看起来遥遥无期的电影称为天坑。 “还有时间” 这几年里,梁旋一直在重新打磨《大鱼 海棠》的剧本。为此他曾经找过《西游降魔篇》的编剧今何在,在看过样片之后,今何在表示愿意免费给他写一个剧本,但他写了一稿跟此前的故事梗概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梁旋不愿意再去讲述今何在的故事,“我不是说这个故事不好,但这完全是另外一个故事”。 梁旋对于《大鱼 海棠》原来故事的认定并不仅仅只是出于他个人的兴趣和创作表达欲望。更重要的是,梁旋认为这个故事已经在小范围经受过考验和测试,彼岸天做过无数短片,但只有这部引起了的轰动,观众的选择已经部分证明这个故事是成立。“一定要做已经被证明的东西,做已经被证明的故事。我们也写过很多故事,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个故事观众的反响热烈”。 这是一种尊重现实的理工科思维方式,梁旋对此也十分认同,“我如果不具备理工科的思维方式,就不可能拿到融资,不可能组建团队”。他认为自己在说服投资人和建设团队上都相当有一套,在彼岸天,张春负责把关技术和艺术,他负责融资和战略,或者更直接地说,找钱,找人,将各种资源结合在一起。 对所有投资者,梁旋都会努力在暗淡的现实基础上描绘一个中国动漫产业的美好远景:“国产动画行业现在大约一两百亿人民币产值,而游戏行业有六七百亿人民币产值,但动漫在所有国家都是比游戏大的产业,这意味着未来十年,中国动漫产业会超过游戏产业,成长到千亿人民币的规模。全世界都这样,中国没有理由例外。” 现在,彼岸天已经获得了拍摄《大鱼 海棠》的2500万投资,而在点名时间上筹集的100多万将全部投入电影配乐的制作。对梁旋来说,现在的彼岸天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起点。不过,2500万投资能否保证电影的拍摄完成,即将迎来高速扩充的电影制作团队是否将超出梁旋的管理能力,以及,《大鱼 海棠》这部被期待已久的作品终的命运是大山临盆,还是真的能够成为像《幽灵公主》和《玩具总动员》那样改变动画产业环境的作品?对于这些疑问,年轻的梁旋只能用时间来回答。 “宫崎骏41岁(原话如此)才拍了他的部动画电影,李安38岁拍摄《推手》,迪斯尼44岁的时候才把欠的债还清,如果了解了这些,我们现在这些经历根本不算什么,我才31岁,还有时间”,在如数家珍地报出一长串导演处女作时间后,梁旋突然显出轻松的神态。 对于青涩的中国动画产业来说,的安慰也莫过于“还有时间”。 阀门蝶阀闸阀厂家
儿童止咳
矿业破碎机
自动开门机价格
白酒酿酒设备
拦污漂
宝宝早上起床咳嗽什么原因
宝宝咳嗽发烧
宝宝每天早上起来咳嗽怎么回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