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之机关大师 527 取而代之

2020-02-15 20:26:47 来源: 安阳信息港

异界之机关大师 527 取而代之

?();这时,冷文博刚刚踏进定古城机关公会的门口。

他考虑了两天,还是决定试一试。

他进门之后,就拿了冷家的家族徽记递给公会的人,说:“麻烦把这个拿给你们会长看,说我想见他一面。”

公会这人不认识这个徽章,但冷文博虽然身材瘦小,长期身处高位的那种气势却不简单,他思索片刻,点了点头,拿着冷家徽记转身进去了。

冷文博只等了一会儿,就听见那人急步走了回来,招呼道:“阁下,会长大人答应接见你。”

冷文博笑了笑,塞了样东西进他手里。这人低头一看,立刻面露喜色。

一枚四阶强能核晶!

这东西对于机关师来说,尤其对公会的这种底层人员来说,比多少金币都更有价值!

他对冷文博的态度又亲切了几分,一边引他进去,一边笑着说:“你运气不错,今天三个公会的会长大人都在这里,你可以一起觐见了!而且,为了机关战争,三位会长都是由神殿派来的临时会长,级别极高!能被这种大人物接见,你真是……”

他一边看着冷文博,一边赞叹。他是公会的自己人,都没有这个好运,这人居然递了个徽记就被答应了。啧啧,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大人物。说起来,那个徽记看着好像有点眼熟的感觉?

他把冷文博带到后面的花园里,说:“你在这里等一会儿,一会儿会长大人们会派人叫你进去。”

说着,他遗憾地盯着对方的门看了好几眼,摇了摇头,走了。

三个临时会长?

冷文博对此倒是知道一二。

每次机关战争,神殿都会派三个人来镇守。这三个人将会监察机关战争的全过程,对于一切违反规定的事情直接出手制止。

可以说,这三个人,就是机关战争这场游戏的最高裁判!

神殿一向无所不知……这也是冷文博在来之前,会犹豫那么久的原因。

神殿很有可能会知道,西铂州跟他们的作为。不过嘛……有些事情,必须要冒险才行。

三个临时会长全部来自神殿本部,最低也应该是个黑铁祭司。在中央坤州以外的地方,能接触到这样的人物,真是难得中的难得。

那么,有些话,是不是可以试探着说一下?

他心念转动,脸上的微笑始终淡定从容。

过了一会儿,一个年青人匆匆走了过来,向他鞠了一躬,礼貌地道:“这位阁下,会长大人召见。”

他点了点头,跟在他背后过去。这次,却没有塞任何礼物。

年青人带着他穿过花园,到了后面的一扇门前,抬手敲了两下。

门里有隐约的谈话声传出,说的内容模糊不清,完全听不清楚,气氛却是轻松的。

敲门声刚刚响起,门立刻应声打开,中间似乎一丝停顿也没有。

冷文博定睛看去,发现门后并没有站着人!

咦?这个年青人没有推门,后面也没人开门,门究竟是什么打开的?看上去也不像有什么机关啊……

只是开门的这一个动作,就让冷文博心里微微起了一阵波动!

门刚一打开,温暖的气息就扑面而来,冲淡了外面的寒意,让人感觉非常舒适。房间里的装饰也是如此,并不如何宽敞豪华,就只是单纯的舒适。

冷文博心里一松,在行礼前,迅速往里扫了一眼。

房里坐着三个人,三个人都看不出年纪。

坐在上首的是一个黑发男子,长发直垂而下,垂在华丽的衣袍上。他袍上的花纹精致繁复,带着某种古老的玄奥之感,穿在这人身上,却完全不显夸张,只越发凸显了那份宛如神祇般的俊美。

三人相对而坐,进来的人第一眼看见的,绝不可能是旁边任何一人,只可能是他!

这是神殿派来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冷文博只扫了一眼,就深深地弯下腰去,恭敬地道:“三位会长大人,小人冷文博拜见。”

“冷文博?”发话的是右首那人,“冷家的五剑长老……也是仅次于家主的二号人物,久仰大名了啊!”

冷文博继续弯着腰,谨慎地说:“小人不敢。”

“呵,你有什么不敢的。冷家长居北浮州多年,连机关战争的胜者奉神殿之令开采资源,都要看你们的脸色,可真是威风得紧啊!”

冷文博面不改色,说:“那是三州的高层给我们这个面子。”

“呵呵呵呵,行了,免礼吧,坐。”

冷文博在三人的下首坐下,这才抬起头来。

右首那人一头短发,脸部轮廓非常深邃,相貌也很俊美。只是跟上首那人相比,就逊色多了。

他指了指上首那人,说:“这位是神殿的黄金祭司司元白司大人,他可是第一次踏足中央坤州以外的地方,这次来坐镇机关战争,可是你们人类的运气!”

按理说,神殿的祭司也是货真价实的人类。但他这话,却明显把自己排除在了人类以外的位置。

黄金祭司!

冷文博有些震惊,他滚下椅子,伏在地上,再次说道:“拜见祭司大人!”

神殿的曰常事务,通常由白银祭司主持。黄金祭司深居机关神殿深处,就算在中央坤州,也难得一见,这次竟然亲自来了北浮州,主持机关战争!神殿对这次机关战争可真是太重视了!

冷文博行着大礼,脑海中有什么东西闪电般掠过,瞬间下定了决心!

司元白捧着茶杯,没有说话,倒是他左首那人笑道:“起来吧,不用紧张。叫你来,当然也是有正事要谈的。”

冷文博不敢违令,果然爬了起来,但这次再也不敢坐下了。

左右两人也自我介绍了一番。这两人都是神殿的青铜祭司,一个叫许飞舟,一个叫阚华清,前者是托古城的会长,后者则负责定古城。前面首先跟冷文博说话的,就是阚华清。

阚华清微微一笑,问道:“冷家向来做地头买卖,这次怎么胆敢违反神殿的禁令,在战争准备阶段就派人去偷袭东梧州的基地?”

他语气平和,话里却明显带着冷意,冷文博心中微微一惊,想道,他们果然知道!

不过他早有打算,低头道:“这事是冷家管教不严,让一个分家子弟冷十八擅自出了手。现在冷十八和他的手下已经被冷家施以家法,全数处决了。”

这话倒也不算说错。

这事起初的确是冷十八自己偷偷接的活。而且冷十八虽然是被常鸣捉住的,却的确是被冷家的毒药干掉的……

阚华清冷笑道:“好个伶牙俐齿!既然是你家分家子弟做的事,那你们本家为什么又去跟西铂州合作呢?”

冷文博肃然道:“冷家有冷家的规矩,虽然是分家子弟接的活,但失败了,本家也要承担起来。而且本家跟西铂州谈的条件里,只是战争准备阶段的被动守护,绝不会再次主动出手。”

阚华清大笑:“好,很好!你们考虑得倒真是周全,让神殿一点说话的余地也没有!我倒想问问,冷家究竟想做什么!”

说着,阚华清和许飞舟的眼睛都紧紧地盯着冷文博,瞬也不瞬。司元白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茶杯,由始至终一言未发。但不知为何,冷文博最明显感觉到的压力,却是从他那边而来!

他顿了一顿,突然抬起头来,微微一笑。

他开口说:“这次派三位大人来坐镇机关战争,也是前所未有的大阵仗。”

他大胆地看着司元白,直言道,“究竟是一位黄金祭司

,竟然会从神殿出来,想必谁也想不到!”

他朗声道:“为什么本次机关战争,阵仗如此之大?为什么战前同意东梧州的要求,提前机关战争?为什么一直压制西铂州和南炀州?我想,这有原因的吧!”

三人的动作没变,依然是一人垂头,二人紧盯。

冷文博神色不动,侃侃而谈:“请让小人大胆猜一下原因……这是因为,东梧州连输了三十年机关战争,再也输不起的缘故吧?神殿需要三足鼎立,缺了哪一角都不行!”

这一句话说出来,就连司元白也抬起头来,淡淡地扫了他一眼。

冷文博额角突然冒出了些许汗珠,下面的话有点说不出来了。但他毕竟是冷家的二号人物,又是做足了准备来的。他只是顿了一顿,就再次发话——

“既然东梧州不能行,既然神殿需要三足鼎立,那何不如换一家?”

“我冷家,愿取东梧州而代之!”

他的话铿锵有力,连阚华清和许飞舟,也忍不住为之色变!

许飞舟失声道:“取而代之?你们好大的胆子!”

冷文博毫不回避地直视着他,大声道:“那是因为,我冷家有这个决心,也有这个实力!”

阚华清和许飞舟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司元白。

这时,司元白缓缓抬起头来,却说了一句无关的话:“你手里拿着的,那是什么?”

冷文博慷慨陈词的时候,握紧了拳头。他手里拿着一样东西,那东西咯痛了手掌,他却完全没有留意。

这时听见司元白问,他才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手上拿着的,正是那枚机关师的公会徽章——

正是那个叫“吕程”的人的公会徽章!(未完待续。)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