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雨绮谈与周星驰解约没有私人恩怨只为更好

2020-09-17 17:08:31 来源: 安阳信息港

张雨绮谈与周星驰解约:没有私人恩怨只为更好发展 星女郎张雨绮经星爷钦点出演《长江七号》后,一炮而红。如今她同样要走上星女郎黄圣依的老路,与星爷分道扬镳。目前,她与周星驰名下的星辉公司的解约官司仍在进行中,而她已经毅然进驻王全安导演的《白鹿原》剧组。近日,她接受南方都市报独家专访,兴奋地聊起新片的筹备工作,也首次开口谈解约事件。她强调自己离开周星驰公司防火密封胶并无私人恩怨,只不过是想谋求更好的发展。 焦点话题 A解约星辉 是为了寻求更好的发展 【背景资料】张雨绮和星辉公司的解约事件是在9月份《白鹿原》开机发布会的前一天被张扬出来的。有爆料称张雨绮接拍该片未通过星辉。张雨绮在星辉的经纪人在接受采访时坚称她是单方面宣布解约,公司正与律师开会,会寻求法律途径维护权益。其实,比起前辈星女郎黄圣依和李卉等人,张雨绮已是最受宠的一个,《长江七号》后曾接演徐克的《女人不坏》、星辉电影《跳出去》等。 南都:其实很多人都很关心的一个话题是你和星辉公司的合约问题,现在怎么样了? 雨绮:目前这个事情早就交给了法律来处理。其实并不是不想谈,只是现在还没到时候,今后一定会向大家交代清楚这个事情。 南都:为什么会和星辉解约呢?其中有涉及到什么私人恩怨吗? 张雨绮:没有私人恩怨。就是为了寻求更好的发展。我对我自己的发展和星辉公司对我的设想上有分歧,所以解约对大家都比较好。 南都:《长江七号》后,你又出演了周星驰监制的《跳出去》,把你从时尚女郎变成了村姑,他对你在这个片子的表现满意吗? 张雨绮:周星驰本来想通过《跳出去》让我能去(一些)电影节,只是拍出来后才发现非常的闹剧,但这部戏养成了我要长时间准备角烟道止逆阀色的习惯,为此推掉了很多片约,一般拍惯了商业片的演员是很难接受的。所以尽管王全安用了比周星驰和徐克更狠的方法,我却可以理解和接受。 南都:参演第一部电影到现在,你出道不过3年,却已经和周星驰、徐克合作过,他们都是怪人,你和他们打交道有什么经验吗? 张雨绮:首先我对他们没什么企图。可能我小时候接触人多,胆子比较大,所以不会因为他们是大导演而觉得高高在上,而是先用一个女人传统的视角来界定他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比如说是长辈。我觉得和周星驰、徐克第一次见面时,他们都比我紧张。其次,他们都是奇怪的人,和奇怪的人打交道你也得用奇怪的方式,你看他们奇怪,他们看你还觉得奇怪呢。他们都说过我奇怪,徐克就说我在外表、本身性格和所表现出来的方式都很不统一,你这三个很乱的,乱得要把你搞爆炸了。 南都:你和周星驰、徐克都合作过,他们的训练方法有什么不同? 张雨绮:他们的方法都比较聪明,节奏很快,现在这种很笨的方法他们肯定不会接受。 焦点话题 B《白鹿原》女一号 他敢开口,我敢接招 南都:《白鹿原》开机发布会上,大家才很意外地知道你是最早确定的演员,而且陕西话已经说得很地道了。为什么会接这个角色? 张雨绮:从一开钢板网始,我一直想和王全安导演探讨我怎么才能塑造好田小娥,但他只是很简单地跟我说,把方言练好就行。我听了很诧异,后来想这可能这是他的方法。要创作好角色,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完全交给导演,信任他就够了,他比别人都更明白,而且不会骗我。其实大部分导演不太敢要求演员用几个月时间做准备,但王导做到了。这个男人有这个魄力,敢开这个口,我也敢接招。 南都:王全安有觉得你奇怪吗? 张雨绮:没有。反倒是我对他挺好奇的。因为作为一个导演,他实在是过于低调了,后来接触才发现他追求的就是那种不紧不慢的平稳,我现在非常欣赏这种态度,如果从一个女人角度看一个男人,会觉得非常可靠。 一开始我觉得王导真不像拍电影的,包括他让我放弃聪明的训练方法就让我很意外。之前见过的导演,无论成名或没成名的,都过于聪明,所以你也要用聪明的方式跟他们打交道,但跟王导,你要用更拙实的方式。你要是太聪明的话,他会往后退,在这个圈子里面这点真的很特别。我觉得《白鹿原》这个戏王导不拍别人拍不了,因为陕西特质在他身上表现得非常明显,尤其是他吃海碗陕西面食时的那种坦然,能够一下子把我拽回到那个时代,而别人可能就不行。 南都:那么对你而言,这次接拍《白鹿原》和你之前接的电影有什么不同? 张雨绮:《白鹿原》让我感觉终于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因为之前我一直有一种被人拽错行的感觉,那些并不是我最想要的。《白鹿原》让我觉得电影应该是这样拍的,王导的方式方法更符合我内心的感受,因为我一直想踏实地做一个自己想做的东西,无论成功与否,主要是要让内心满足。我相信《白鹿原》会是我最深入地把自己褪脱的一次。相比之下,商业片虽然不用付出那么多,反而却让人有一种不安,这并不是说我不愿意接商业片,只是和自己目前想要的层次有关。 她的训练课 星女郎怎么进入白鹿原 张雨绮之前扮演的角色几乎都是都市女孩,这次参演《白鹿原》,却要变身村姑田小娥。为了演好这个角色,王安全对她进行了一系列训练,包括学习陕西话、让她下地干农活看起来,这套方法和他当初训练余男的方式颇为相似。 1、学陕西话:拍摄前王全安带着张雨绮到陕西体验生活,整个过程中,他对张雨绮的唯一要求是:把台词用陕西话练好。并找来当地的小女孩教她。张雨绮说,她和教陕西话的小女孩面对面坐着,连续两天,除了吃饭上厕所,就是不停地听和说。为了学陕西话,张雨绮甚至用上了很多学音乐的方法。张雨绮的外婆曾在西安生活过一段时间,那时外婆家里会来一些陕西人,她觉得自己很容易被讲陕西方言的男人吸引,因为他们表达的情感非常到位,喜欢的话会表现比喜欢更深,讨厌的话又会更狠。 2、下地干农活:到了外景地内蒙后,张雨绮被要求下地干活。不下地不知道,农活其实是一个看似简单却非常繁琐复杂的工程,需要一个步骤一个步骤非常智慧地去完成。现在她说起来已经有一套套经验:比如捆麦子,麦子看着很光滑,其实有很多刺很扎手,所以捆麦子要非常讲究方式方法,主要是要让身心放松,如果过于紧张一定会伤到自己。张雨绮觉得这种体验可以让自己原始的状态出来。 她说,由于拍摄地下午经常停电,所以可以看看书或睡一会儿午觉。慢慢的,开始喜欢这种原始生活,会觉得变简单了,也比较容易集中精神做一件事。比如每天都练习打坐,修修佛法,巩固一下英文,这是以前自己一直想做但又没做的。我觉得自己变化蛮大,能静下来反思自己。(南方都市报)
烟台有没有白癜风医院
烟台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烟台看白癜风的医院
烟台哪家医院看白癜风
本文标签: